读书笔记:《历代经济变革得失》吴晓波

  • “人们能够用两种方法去研商经济:通过理论、通过计算和透过历史。”
    熊彼特

  • 所谓国家,平素是血腥竞争的产物。

  • 古希腊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Greece)想想家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把人民分为三等:第一等是国学家,第二等是战士,第三等是经纪人、手工业者和老乡。

  • 道格拉Snow斯认为,政党是”一种提供维护和公平而接受税金作为回报的集体。“

  • 管子变法是重商主义的考查,三百年后的商君变法,则是重农主义的典范。在两千多年的国史上,商君是命令型安排经济的君主,其后,王荆公和陈云则分别是农耕时代和工业化时期的样板执行者。

  • 中国经济,唐德刚从国家管理方式角度分析认为,中国三千年可分为部落制、封建制和郡县制四个阶段,商君之后,几无大变。

  • 广孝皇帝算得上是史上最明智的治国者之一,他让富人出钱养官,让地点出资养兵,中心政党的财政支出就变得很少,“小政坛”因而而生

  • 若在集合时代,现身奢侈品消费火爆、文物价格上升以及土地房产购买热潮,并不表示经济的休息,而更或者是资产从实体溢出的恶兆。

  • 跟所有的安插经济大师一样,”王荆公变法“的初衷其实就是多个:第一,尽可能多地增多财政收入;第二,打击富豪,缩短贫富差别。而其结果也是如出一辙的七个:前者的靶子在长时间内会疾速地促成,深刻看却决定失利;后任的靶子则尚未会促成

  • 在中国经济史上,有三种植物彻底改变了国家的运气,一是明代的谷物,而是西楚的棉花。

  • 费正清在《美利坚合营国与中国》一书中浸透猜疑地写道:“一个西方人对于任何华夏历史所要问的最紧急的标题之一是,中国商人阶级为何无法脱出为官场的依赖,而建立一支工业的或CEO店铺的单身力量?”他查获的研究结论是:“中国的传统不是创制一个更好的捕鼠机,而是从官方得到捕鼠的特权。”

  • 财政、货币和土地政策,那三大因素是历代经济变革的为主命题,成败得失俱因之于此。

  • 经济制度是政治制度的黑影,影子不可以被判本体。

  • 在前无古人自由的市场环境中,涌现出一大批在当时天下商界都堪称一级的集团家,如棉纺和面粉业的荣宗敬、荣德胜兄弟,纺织业的张寨和穆藕初,航运业的卢作孚,银行业的张公权和陈光浦,化工业的范旭东,火柴业的刘鸿生,水泥业的周学熙,百货业的郭乐和马应彪,出版业的张元济,等等。

  • 战后不久五年间,国民党政党在敌后国营化中失去了民办公司家的支撑,在钱币改善中错过了城市居民的援救,而在土地改善中失去了农家的支撑。

  • 先辈经济学家张五常曾说:“难点有根本与不主要之分,做文化要找首要的入手。生命那么短暂,而一个人的创作期更短。选上不重大的难题下功夫,很不难转眼间断送学术生涯。”

  • 本人所见的真相及所作出的判定,总是受到时代视角、意义语境的局限,托克维尔不例外,本书亦不例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