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姥爷

外公虽然曾经溘然长逝好多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却时时以自我脑海里冒出。 姥爷的一生一世,是不平常的,跌宕起伏的。从小跟家长以一个有些市讨生活,父亲是开纸活的(也即是深受出丧事的人烟糊纸活),铺子门口摆放在纸糊的车马,小轿车。母亲操持家务,是一个男主外女主内的舍。 外公从小就是懂事,经常帮母亲操持家务,打独酱油买个醋,母亲做饭他烧火,照顾弟弟妹妹。因为爸经营之纸货店,是商贸,雇不起帮工,父亲忙不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