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适用房【连载小说】麻醉—— 第23章  “逗霸”医院

“没那回事,除了你,还有哪个人看得上自己啊”,童小路试图挤眉弄眼糊弄过去。

“小路,你未来多提示自己,别乱花钱,尽量多存点钱。”秦长生换了个话题。

“老马,就是上次你见过的格外药CEO,今天晚上过来把药钱结了。”秦长生说。

童小路脸微微红了。秦长生走过来,环着他的腰,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说,“小路,我原先根本不曾考虑过房子的事体,有了你,买一套属于大家团结一心的房舍的想法,突然变得很醒目。有了你,有了房子,再把大姨接过来住,我就有了一个家。”

“这些礼拜意况不太好,腹部积液,抽了又有,抽了又有”,童小姨一脸担忧,“你舅妈吃不下睡不佳,有时整晚睡不着,浑身痛,坐都坐不住,医务卫生人员过来看了,就开了点止痛药。”

“基本没有了,以舅妈现在的血肉之躯条件,放疗、化疗都不可以再做了,承受不住”,秦长生老老实实回答。

一路上,秦长生又絮絮叨叨说了好一会,埋怨童小路不该加入什么“鱼龙混杂的破学生会”,安安心心读书就行啊之类的。童小路嗯嗯了几声,没再接话。她的心目,除了生气,越多的是奇怪。秦长生那样大的感应,与其说是在意童小路,不如说是不自信、紧缺安全感。意识到这点,她私下打量抿着嘴开车的秦长生,有些心痛,还有好多复杂的、难以言说的感觉。

“你舅妈刚才好不不难睡着了,大家出去说啊”,童岳母轻轻关上门,领着他俩俩到了走廊上。

“我看您挺满面春风的嘛,是还是不是很享受那种被人追求的感觉啊”,秦长生不依不饶。

童小路点了点头,转身和秦长生一起离开。走廊中间的电子屏幕上,大大的三个假名“db”闪烁得刺眼。童小路想起舅舅说过,那“db”五个字,表达肿瘤医院就是个“逗霸”(德雷斯顿话,不可信的意味)医院,除了放疗化疗,再无它招。

他终于轻快起来的心态,又沉了下去。

“三姨,我等会去找科室COO,给舅妈用最好的止痛药,尽量减轻痛楚。”秦长生又说。

不时有多少个同学通过,好奇地朝那边瞅上一两眼。童小路有些不耐烦,她耐住性子,走到秦长生身边,轻声乞请,“那里不是说话的地点,先上车再说,行啊?”

“也没怎么,我就是有点好奇,随口问问”,童小路说。

“同学之间写着好玩的”,童小路飞速解释。

童小路赶紧爬起来,和秦长生一起,去了病房。

“这是好事啊”,童小路这下真的喜欢起来了。“房子建在哪儿,你们的打分是怎么个打法?”

“好玩的?我看不像啊,那话说得有够直白的,有人追求你吗”,秦长生站在车边,语调有些冷漠。

童小路哦了一声,没再张嘴。

秦长生这一演说,童小路越发混乱了,她搞不懂秦长生怎么帮老马走量,隐约约约觉得那中间好像有点难点,但又说不上来是怎样。秦长生不肯细说,她倒霉继续追问,只好未来逐步观看留意。

“太好了,可以有协调的屋宇啊。”童小路一脸向往。

“你哟,都到了卫生院,也不来看一下舅妈”,病房门口,童二姑看到童小路就小声批评他。

一时之间,三人站在走道里,都不知情该说什么样。

“具体地点还不太知道,听说离医院很近。打分的话,无非就是学历、职级、年限那个”,秦长生细细跟童小路解释。“跟自家一样批进院的,半数以上都结婚分房了,我那种景观很少,估量没啥难点。”

“岳母,癌症晚期,医院和亲属的一块目的,就是全力以赴减轻病患伤心。”秦长生把话接了过去。

“那就一贯不其他医疗手段了吗?”童三姑问。

那天上午,童小路正猫在秦长生那睡午觉呢,突然接过姑姑的对讲机。“你到医院了吧?”童姑姑问。得到童小路肯定的回应后,“那您现在来病房时而吗。”童大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心急。

童小路自知理亏,没敢分辨,只问舅妈情状怎么着。

童小路如故没吭声,只是牢牢地抱住了秦长生。

童小姑点了点头,“那会舅妈睡着了,你们就别进去了,等会晚点再来看她啊。”

“你怎么突然问起那事来了?”秦长生有点质疑,打量童小路。

“今早,李老总跟自身说,省卫生系统二〇一八年要建一批经济适用房,离医院很近,李高管说本次打分排队应该可以轮到我,让自己多么留意,也存点钱。”秦长生看起来挺喜欢。

“是吗,我们的房子由你来负责装修,我嘛,就肩负赚钱、攒钱”,秦长生特意把“我们”说得很大声。

“呵呵,怎么了,那一个不适合您的作风啊?”童小路努力挤出微笑协作。

一整晚,童小路都闷闷的。早上起来,秦长生塞给他一个大信封,“你后天抽空去银行存起来呢”。童小路打开一看,里面厚厚三沓钱,约摸有三万块。

童小路也伸出双手抱住他,头埋在秦长生的双肩上,她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听了这话,秦长生没再吱声,黑着脸上了车,童小路也小跑着上了车。没等她坐稳,秦长生“轰”地一脚油门,把车高速地开了出来。童小路被严密地压到座椅上,又怕又恼,心砰砰跳,半天没言语。

“小路,你放心”,秦长生笑着走过去,揽住她的肩,“那药都是诊所药房正规引进的药,来源没难点,卖出去的流水线也没难点,大家只是帮老马走走量,拿点劳务费。合法合规,小难题。”

“哦”,童小路想起什么似的,“你那药生意,到底是怎么办的?病者不都是从医院药房拿药呢?”

“那么些中相比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秦长生不打算连续这几个话题。

“你当自己的管家婆,帮自己把钱存起来,买房子,搞装修,好糟糕?”秦长生的声响越来越温柔。

“怎么一转眼那样多钱?”童小路有点纳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