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文 029 D+11年 A-END

前篇

010 D年

021 D-4600年

022 D-64年

023 D-52年

024 D-46年

   0434 D-42年B

0573 D-37年

025 D-36年

026* D-30年 A/B

   0793 B-END

027 D-22年

028* D-12年

0886 D-2年


“老爷子,XX事变前,X纵南下打XX,您是在座了的呢?”

“协会安顿的。”

“真厉害呢!”

“还记得不,黄桥战役。”

“记得,黄桥烧饼很美味。”

“XX叛变,抓捕的时候,是还是不是——”

“大家几个人,没带多少钱,眼馋。”

“您老耳背了,我说,抓——”

“实在馋的不胜,多个人凑钱买了一个,掰着吃。”

“老爷子,您听我——”

“太好吃了,比煎饼还好吃。”

“是好吃,我问的是——”

“就是嘛,黄桥烧饼确实好吃。”

“……”

“真是老糊涂了。”

她决不表情地嘟囔“好吃,好吃”,嘴角不易察觉地向上翘了一个角度。

您才老糊涂,你全家都老糊涂。

图片 1

大厅的门吱钮一声关上,小院儿里苏醒了美好的悄无声息。藤椅摆在一楼晾台主题,面朝院子。

正对晾台的是一条铺了水泥砖的便道,左右两边是水泥浇沏的菜池。右侧长出苋菜,左侧长着韭菜和马齿笕。下面爬着葡萄藤,小得看不见的葡萄躲在叶子前边。

左边曾经种过樱桃和无花果,后来它们死了。甜美的硕果不属于那里。

往前走,一棵没长高的香椿独占一间围合,定期收割没长老的香椿芽。隔壁邻居家存在另一颗香椿,它俩同时栽种,邻居一念之差没舍得剪枝,等到反应过来,已长成参天大树。

一只灰喜鹊从树梢降落到葡萄架,拨弄着叶片。

他坐在藤椅上,用最圆的眼神吸收那片景观,不聚焦在别的一个点上。

一度,过去几年了呢?

自打这些黄昏,他把温馨关在二楼的书屋,一心研读《中国通史》。他用自己的意境和回想还原此前的戏台,开幕又谢幕。红蓝铅笔,一个红圈,一万人命,一条蓝线,一代兴衰。

二十二册全体读完,他的疑团还没认可清楚,于是再度查看第一卷。

即使从这些时候开头,人们都说他高颅压性脑震荡了,不想事情了。唯有她协调精晓,沉湎在自己社团的社会风气的,不愿出来。

时光是拒人千里的单箭头。此世的战友一个随之一个衰落,爱人也先期离开。多少个儿女沉浸在的甜蜜空气中,做着不知所谓的本行。

两个对象,完毕了多少个?

前程改成了吧?

咱俩是否当先了历史周期?

一阵北风吹过,葡萄架上的纸牌拍打起来。

不能够再避开了呢。

首先个对象,所有破洞都已堵上,打开的口子在控制其中。雪山大漠,汪洋林海,重新扩充成屏障,没有人能干涉那片土地。

首个对象,当然算落成了。一度高达八成九,现在稍微回到五成五,四舍五入,就是十成啦。

其多少个对象,完全达到,不容置疑。

旧世界的一切已经彻底击溃。三十六年前最凶险的随时难以置信的一带而过,寒冷草原的能力退缩了,没有何样可以阻挡那最好的一时。

今昔得以揭破结论了。

他扶着藤椅蜡白色的扶手,起身,迎着风。

“历经四千年漫长的交锋与广大次失利,近期到底到达。谨在此向那家伙,不,向历世所有顽冥不化的敲门砖,致以最华贵的崇敬。”

“我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风停了,葡萄架上的灰喜鹊衔起没长熟的葡萄粒,歪头瞟了一眼晾台,飞走了。

南墙外,新盖的经济适用房正在做最后装修,淡灰色的保温材料碎片洒洒飘落。塔吊吊起混凝土料斗,回涨的黑影,吞噬了晾台获得的兼具阳光。

就当是那样呢。


A-END

(4/4) of T-END Conditions

While achieving all T-END Conditions:


黑色的小小车驶出北门。

门外是绿灯,过路的车排在甘休线后守候;肉色的小小车右转弯,把它们甩在后边。

因为灰色的汽车来了,所以门外是绿灯,那是科学的因果报应。

灰色的汽车独自向西行驶,八车道次干道空旷。

前方路口堵塞,前边的车却排在甘休线后拭目以待。于是蓝色的小小车向左并线,压过双黄线超车,毫不减速驶入路口。

少壮的执勤从没见过那种操作,挺胸迈进一步,正要做出一个专业停车手势。

嗅到一丝异样,四周执勤的战士仍戳在原地,没人做出反应。

出人意料想起,前前前任交通队长,某次酒后讲起的恐怖故事。自己脸上好像早就肿了三个大包。

站岗当即决定缩手退后,嘴角挤出微笑的模样,口型却忍不出摆出过年好幸福黑河。

灰色的小小车左转弯,加快消失在西山的落影中,卷起杨柳絮飞舞。

就在此刻,一辆银色的大汽车由北向西左转弯。两车交汇的一瞬,大轿车的窗幔掀开一条裂缝,一道冷峻的眼神,正对老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