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坏人和庸人才”热爱集体”

此外,还有一个尤为有意思的场景:在这个不当地将本地的高房价等同于“经济提升快”并为之感到自豪的人中间,往往是这个收入水平更低的人,也即是世俗标准下的loser,他们的这种自豪感要更为旗帜显明一些。这又是为何呢?在一个公共中,往往是力量差一点儿的私有,他的“集体荣辱感”要更强一些,于是便愈发期待把自己跟国有捆绑在一齐,“沾一点集体的光”。(总体而言,混得差的人,一贯记忆犹新的是“我以公私为荣”,而“混得好的人”,所关注的重心则是“让国有以自己为荣”。)

后日,在某个盛商丘典以前,一个500人的群里,有人提出“希望自己的朋友们都把头像换成国旗”,倘诺只是自己由于爱国热情而自发自愿地这样做,倒也无可厚非,但对着好两人暴发如此的倡议,就显得有点搞笑了吧?

科学,官二代、富二代,都放在心上着自我逍遥自在,玩自己的生存吗;各路成功人员,都在忙自己的事业啊,唯有底层民众的爱国热情永远不减。还真认为这一个国家是你们自己的?

突出分子之所以“离心力”很强,还有一个缘故是,他们肯定是凭个人努力取得了某项荣誉,但寒碜的集团管理者却会强调说这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荣誉也是“属于国有的”。比如,你搞个科研成果,专利属于公共,当然无可厚非,但总裁通常会“署名”;倘诺,你要表示一个大的公司外出去参赛,参赛时强调一下“领导培训”倒也在合理,可是,领导还会要求您在公布得奖讲演的时候,把他的二外甥、最大得宠的二外甥(集团内的另外“兄弟单位”)的名字也提一提。。。这样,这些优秀分子就得被迫与那多少个没有对这几个项目做出过任何进献的人来享受这多少个光荣,你说,他能甘心吗?尽管他我高风亮节,能承受,可以,报那么一长串“与此案无关”的名字,不别扭吗?

孙少安,便是那种“强者紧缺归属感”的出众。他在单干之后再帮扶村民脱贫,会专程有成就感,但以前在公共里被旁人沾光,却不会有这么的成就感。

这话发出来以后,有人在群里回复了一句:呼吁群主将提这一个提出的人踢出群。
另一条反馈是:+1。

在一个集体中,二种人最紧缺归属感:1.以为自己很差劲、自卑感强的人,他们竭尽全力想融入集体,但意识很难;2.独立的人,他们屡屡不屑于与那么些集体长的其别人为伍——一方面是因为,鹤立鸡群的感觉,高处不胜寒,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不愿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像田福堂、孙玉亭这样的“领导”、懒汉、庸人给“平均”掉。

但次日,有意中人来吐槽说,乐乎上被“抵制日货”的声音给刷屏了。爱国爱到这份儿上,我也正是醉了。我敢断定,发这种主张的,绝大部分,都是“底层民众”,而不能有官二代、富二代。

以此事,权且当笑话啊。他也说不定只是一代四起,我们并无法单凭这一件工作,就判断这个人自然怎么着。

干什么说平庸的人更易于有集体主义思想?因为,那样的人,总想少劳多得,从公共中沾点光。比如,《平凡的世界》里,田福堂和孙玉亭这六个形象,很有特异意义,他们想方设法阻挠包产到户的行为,生动地证实了,最拥护集体主义的,是这么几类人:当官的当家的;虽无一官半职但乐观在将来统治的枭雄;希望搭便车的懒汉;没本事的人;脑子不佳使的。简单地说,坚贞不屈集体主义的,要么是禽兽,要么是平流。(真正的“进献家”太少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看了然了啊?平庸的人或心术不正的人热爱集体,是为着占便宜;而出色分子之所以不热爱集体,则是因为惧怕吃亏。从共产主义几十年的野史来看,这种恐惧,当然是有必要的。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发觉一个题材,即有为数不少的人,以本土(自己家乡,或者是自己努力地想融入的城池)的房价高而倍感自豪;至于她是不是已经买过房子了,或者能不可以买得起房,则并不影响她的这种“自豪感”。因为大家总是很容易误认为房价跟经济提高水平以内呈正向关联,“我的家乡”房价高便意味着“我的故乡”经济发达,因而“我”感到自豪。

与“没本事的人”的“集体自豪感”相呼应的是,那么些“混得好”的人,则反复是急着撇清自己跟国有的关系,绝不轻易将协调所获取的实绩跟国有扯上关系——比如,中国的财物精英大都有很强的移民意愿;再比如,有选手在列国赛事上取得成就后,是先感谢老人,而不是先感谢祖国的培训。

与“对公私的喜爱”相关的,是共用自豪感。

朋友问我,怎么看待这种现象,我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除去官员和极个别真正有贡献精神的人之外,有一个原理——越是平庸的人,越容易有“集体主义思想”。广场舞小姨怎么总喜欢成群结队现身?这种集体行动的逻辑,跟能力相比较差的人更“爱国”是千篇一律的。

所以,他们很想淡出集体。

阿斗喜欢集体主义,还有一个缘故是,他们懦弱,不太敢单兵应战。君不见,这个贴大字报的、对日货举行打砸抢的,都是结伴而行的?恰恰,这样的人,绝大部分,在思想上,都属于“毛左”,他们是集体主义的维护者,只有在公共中,他们才能“找到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